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我的懶系投資之途(六)-求存

  上一篇出街以後,收到不少網友祝福的留言(上篇見),完全感受到大家的心意,感覺在香港這個看似唯利是圖的社會,其實還存在不少人情味的。由於留言多,我就不一一回覆了,在此一併向大家致謝!
  在骨髓移植科得到醫生的結論後,內子的二家姊當時已忍不住衝出病房哭泣,內子的情緒也開始崩潰。當天下午原本安排覆診見主診醫生,內子已不想再見。但由於她的指數太低,還是需要留在醫院輸血。我見勢色不對,立即致電內子的大家姊,請她立刻到醫院來。
  內子的大家姊從事公關工作,是他們四兄弟姊妹中最冷靜、處事能力最高的人,也是內子最信任依賴的其中一個人。一見到大家姊,正在接受輸血的內子終於情緒崩潰,大哭出來。當時我們正身處瑪麗醫院的日間醫療中心,附近還有許多病人與護士,有幾個護士衝了過來,以為發生了甚麼事故。
  在大家姊的好言安慰下,內子總算平靜下來,輸血後照原訂計劃去見主診醫生喬醫生。
  喬醫生算是我們這些日子遇過的政府醫生中,唯一一位較會站在病人角度與病人溝通的醫生。其他大多數的,我只感覺到我們在他們眼中,我們只是一個個病例、或數字,而不是活生生的生命。
  基本上喬醫生的結論與梁醫生差不多,但他不建議我們立即接受骨髓移植,值搏率太小,幾乎是一定失敗的。他提議再多做幾次維持性治療,希望可以降低癌細胞指數,然後才進行骨髓移植。
  「如果不進行骨髓移植,根據之前的病例,繼續生存的中位數是六個月,最長不超過一年!」喬醫生說。
  喬醫生提議的維持性治療,其實是使用一種名為地西他濱(Decitabine)的藥物,副作用與化療相似,是屬於較輕度的化療。一次療程為五天,之後休息三星期才再進行下一次療程。喬醫生建議先做三次療程(約三個月),再抽取骨髓檢驗。喬醫生沒有說成功機率有多少,我們也沒有再問。幸好每次五天的療程期不用住院,只需每天到醫院接受治療,當天就可出院。
  接下的幾天,我們只能等待療程的安排,絕望的氣氛好像籠罩在家庭裏每一處。我們心知肚明,喬醫生的維持性治療可控制癌細胞機會甚為渺茫,大家只是盡力而為而已。
  有一天,內子突然哭了,吩咐我考慮我與九歲女兒往後的安排。
  「祈禱沒有用的!」她哭着說。
  有基督教信仰支持的內子,在長時期的醫治過程中,表現比我堅強得多。就算經歷化療的種種副作用折磨,她都沒哼過一句,更從來沒有哭過,在整個過程中都很有信心。但是這幾天卻哭了兩次,我知道那一刻,她的宗教信仰開始動搖了。
  在這幾次化療期間,前後有四五個傳道人來探望過她,還有一些有癌症經驗的教友來進行過分享。我雖然不是教徒,但在傳道人的勸導下,為了配合內子也與內子一起祈禱。「只要祈禱,天主會給予最好的安排的。」「祈禱後,聖靈會進駐你內心,使你得到平安。」傳道人如是說。
  說真的,別說是基督教,當時只要能對內子病情有一點點幫助,就算是ISIS要我加入打聖戰,我也毫不猶豫立即加入了!但不知是否天主覺得我罪孽太重,還是牠真的另有安排,還是我不夠誠心誠意,總之每次我祈禱後,幾天內情況就會進一步惡化,祈禱非但沒有為我帶來平安的感覺,還增加了徬徨與失望的感受。
  極度徬徨下,我當下做了一件最老土的事-去黃大仙祠祈福求籤。我一生人去黃大仙廟求籤的數目不超過五次,最近一次是準備隻身移居台中,當時求得的籤是下下簽,簽文主家裏會出事不宜遠行。那時我並不當一回事,現在看來結果似乎準備無比……黃大仙祠還有一個好處,除了供奉黃大仙外,還同時供奉了呂祖先師、觀音菩薩、關聖帝君與燃燈聖佛等,滿天神佛一次過可拜個夠。
  當天天氣很差,橫風驟雨,我就像最老土電視劇的主角冒雨去破廟祈福那樣,在黃大仙祠被打成落湯雞似地完成了祈福與求籤程序,甚至許下了一個自認為等價交換的誓言,求得的是四十一簽「張騫獲寶石」。簽文如是說:
浮槎月夜到天河  曾見天姬織錦梭
石得支機人罕識  那知此寶出雲窩
  此簽有得而不知之意。「得而不知」?我呆住了,難道赤松大仙是在告訴我,我其實是知道該怎樣做的嗎?
  對呀!一向以來,我遇有任何困難都是自己想辦法去克服的,這麼多年來早已養成一套處理與解決問題的方法,但這次為何只依賴醫院與虛無飄渺的所謂神呢?我真的有努力過,用自己慣用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嗎?
  這些日子來我上網看過不少關於血癌的資料,也借過不少醫學書籍,知道其實現代西醫在醫治癌症方面幾十年來並沒有甚麼進步,不外乎使用化療、電療與做手術這三種破壞性方法,最多只是藥物不同罷了,都是治標不治本的,對末期或嚴重性癌性其實療效並不顯著。
  據我閱過的其中一本書(由日本一名西醫所著)所述,統計顯示百份之九十九的癌症存活者(醫生判定只剩幾個月命卻存活下來的人)都是不相信西醫診斷結果的病人,全部都使用了綜合性治療(即西醫、中醫、食療、氣功與運動等等混合)。而相信西醫判斷的末期癌症患者,幾乎無一例外地,在西醫的預測壽命內逝去!
  對,生命是自己的,沒有理由讓一個醫生說了算,更沒有理由聽天由命!
  我決定,正式開始尋找另類療法!

(待續)

6 則留言:

  1. 在絕望的時候,真的任何方法都要考慮嘗試...祝追風兄太太一切平安、大步檻過!

    回覆刪除
  2. 你睇果本書係日本西醫近藤誠寫的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書名是"90%的醫生都誤解癌症:向癌症存活者學習癌症治療的方法",作者是岡本裕。岡本裕沒有近藤誠那麼極端,並沒有否定西醫的治療方法。
      http://news.sina.com.tw/books/history/binfo/1272.html

      刪除
  3. 祝追風兄與太太都一切平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