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一篇舊文

  在我回憶自己的懶系投資之途時,不時需找回當年的資料幫助自己回憶,有一次無意中找回兩年多前我在自己Facebook上寫的一篇感想。發表的日子是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是警察用催淚彈驅逐學生後、佔中剛開始的階段。記得那時輿論一面倒同情學生,而藍絲尚未出現(或尚未發難),身邊幾乎所有朋友都對這次剛剛開始的兩傘運動充滿樂觀和激情,只有我是少數持悲觀態度的人。


  我在此將這篇舊文登出來的目的,純粹就是作個記念。這篇舊文與投資完全無關,對政治或相關議題不感興趣的朋友請直接跳過,而與我觀點相左的朋友也敬請忽略此文,我不會、也沒興趣與任何人辯論。

(寫於2014年10月2日)


  昨晚,我粗略點算了一下我那百多個面書上的朋友中,有多少位是支持佔中集會的。計算方法,就是數一下那些將大頭照換成黃絲帶/學生照的,或明確留言支持學生運動的朋友數目。結果,大約43%已明確表態支持學生,或反對警方暴力執法。


  其他朋友呢?都沒有明確表態。一些我明知一定會支持警方執法、支持政府的朋友(按:當時尚未有「藍絲」的稱呼),最多也只是在面書上發佈一些「非友即敵的情況已慚慚變得嚴重... ...何必呢」之類的留言。


  這些天,我的面書被支持集會、反對警方暴力的留言不斷洗版,輿論好像一面倒。身邊一些參加過集會的人士,也自我感覺良好,深信這次運動,會像之前反對廿三條立法及反國教那樣,取得最終勝利。


  但在現實生活中,我的感覺卻是開始出現背馳。那些支持政府的朋友(是那些真心支持「袋住先」方案,覺得佔中影響香港經濟的朋友,而不是那些愛字頭的流氓),似乎只是在面書上隱忍不發,暫不發難而已。


  昨天,當我母親表示不明白為甚麼很多香港人要移民經濟比香港還差的台灣時,我完完全全呆住了。別人不明白她的背景也就罷了,我卻是一清二楚:我母親出身印尼一個華人大戶家族,自小就是千金小姐,卻在十幾歲時相信共產黨建設新中國的號召,飄洋過海回國讀大學,準備為新中國作出貢獻,結果遭遇文革、上山下鄉、受盡歧視,然後嫁給一個共產黨(即我父親,然後我目睹幾十年家暴)。再然後,在印尼親人的幫助下,千辛萬苦、幾次骨肉分離才能一家移居香港。現在,七十多歲的她,居然不明白為甚麼香港人要移民?!


  我母親,不懂在面書上留下片言隻字。


  我一向相信,宗教與政治是最影響朋友關係的話題,可以的話,都盡量避免與不同政見的朋友交流政治話題。但在一次飯聚中(未發生佔中前),我還是忍不住與兩位相識已久、對泛民及佔中深痛惡絕的朋友展開激辯。最後,當然是誰也說服不了誰。


  這兩位朋友,沒在面書上對現在發生的事件留下片言隻字。


  今天與外母飲茶,她說黃之鋒與其他學生收了外國勢力的金錢,而且傳聞每個參與集會的人士有一千元港幣。


  我外母,不懂在面書上留下片言隻字。



雨傘運動期間攝於金鐘


  支持佔中的香港人自我感覺良好,內地呢?現在佔中訊息進不了內地,內地民間輿論出不到香港(或出了,但香港人毫不關心)。其實,現在內地民情幾乎是一面倒指責香港人。我的微信中有一個群組,成員來自廣東、廈門及香港,都是較為開明及教育程度較高的一群,包括一位大學教授(事實上,他是出帖最多的人)。平時,這群組多數談些飲飲食食、風花雪月的瑣事,這些天,陸續有人發出一些諸如「香港,祖國欠了你甚麼?!」或「不要被西方反華勢力利用」之類的帖子,並獲得一致贊同。


  他們,當然也不能(是不能,不是不會,除非翻牆)在面書上留下片言隻字。


  之前的反廿三條及反國教事件,中央政府(我對「亞爺」這詞極之厭惡)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但這次似乎有所不同,香港人是直接挑戰人大決議,即直接挑戰中央。觀乎內地的民情,似乎中央已將佔中定性為敵我矛盾,然後挑動國內民眾的神經,其手法類似之前反日或南斯拉夫大使館反美事件,將十五億內地人與香港人對立起來。


  客觀上,香港孤立無援,對西方國家也沒有太大戰略價值,對著這個強大政權,感覺上,就像一個三歲小孩挑戰一個配帶武器的成年人。


  事件再拖下去,民眾的義憤始終有熄滅的一天,反對佔中的輿論遲早會佔上風,這也是梁振英政府的佈署。佔中人士自我感覺愈好,形勢也愈危險。繼續這種無組織的遍地開花式佔領,我看不到轉機,也沒有能力提出比「速戰速決、升級行動」更好的方法。


  我想說的是,直接面對這麼一個強硬、寧要面子、不要褲子的政權,爭取民主與真普選很可能是一個長期、需沉重代價的抗爭。代價,除了香港的經濟與穩定,還有個人的榮辱、財富、安危、家庭。撫心自問,你肯犠牲家庭、事業、甚至個人安危去追求將來的民主嗎?香港人,直接點說,過慣了舒坦日子,一向以短期利益為重,真的有長期抗爭的能力嗎?


  當然,該做的事我們仍然要盡能力去做。


  但對不起,我對這場人民運動的結果是悲觀的。而且我對香港未來五年的發展是悲觀的。


  這一次,我希望自己是錯的!


  天佑香港!!

10 則留言:

  1. 追風兄的母親,相信以前捱過不少苦,希望您們現在一家和睦安好,要多孝敬老人家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他們上一輩人的經歷,比我這一輩崎嶇百倍,所以他們人老了,就希望有穩定的生活。

      刪除
  2. 香港的泛政治化或多或少是受了台灣的影響,佔中與太陽花運動,幾個青年政黨的出現與時代力量的崛起,軌跡幾乎一樣。
    香港好還是台灣好,同台灣的同事傾開,都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說到政治和社會紛爭,台灣確實比香港多得多,黨產要閙一餐,年金改革又要鬧一餐...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電視上台灣的政治與社會紛爭好像確實好像比香港多,但根據我在台灣生活的感受,這種紛爭與戾氣並沒有像香港那樣,帶到實際生活中,大家相處都是客客氣氣、彬彬有禮的。台灣的紛爭,多是人民在鬧政府、鬧權貴;但香港,卻有一大班擁護權貴的人民在鬧其他人民。
      我還是覺得,人民可以鬧權貴政府,總比不可以強。

      刪除
  3. 我的外婆也是印尼華僑, 外公不是共產黨, 但思想也是極傳統左派, 所以有數年他們也主動回內地生活, 數年後幸運來到香港, 她也說了很多當時的經歷, 只能感慨當年代的中國人真的是地底泥. 也經常覺得生活在這年代, 在香港, 是幸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當年很多印尼華僑到內地,很多之後又再出走香港台灣等地。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多些瞭解這些歷史,會更加瞭解共產黨的特性。

      刪除
  4. 原來風大哥有微信,可否加好友交流一下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ey大哥,你可以通過FB Messenger隨時與我交流呢,許多網友都是這樣。是否不方便用FB Messenger?

      刪除
    2. 哈哈可以的~我是joey小妹by the way~~

      刪除
    3. 失察失察,原來係Joey妹妹,因為這名字男女通用,一時不察,勿怪勿怪!

      刪除